微拍爱好者,用3万个2厘米高的小人,造了一座城

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跋山涉水,它终于穿越过了眼前这条“大瀑布”,在一片丰茂的“绿洲”上,暂时歇下脚。导演用特殊的微观摄影机,展示了放大无数倍之后,纤毫毕现下的一抔“草丛”。

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跋山涉水,它(瓢虫)终于穿越过了眼前这条“大瀑布”,在一片丰茂的“绿洲”上,暂时歇下脚。

这是1996年,纪录片《微观世界》中的一个桥段。导演用特殊的微观摄影机,展示了放大无数倍之后,纤毫毕现下的一抔“草丛”。

这里,茂草变成了森林,小石头变得像高山,小水滴形同汪洋大海。在地球的某一处,竟隐藏着星球般巨大的世界。

微观之下,带来壮丽的视觉震撼,也传递了自然界无法向人类诉说的道理:时间以不同的方式流逝。一小时就像过了一天,一天像过了一季,一季像过了一生。

如今,有人将这样的场景搬到了网络上。这一次,主角不是昆虫而是人类。二十厘米见方的微缩场景里,西兰花成了小人乘凉的大树;全麦面包成了农民小人开垦的谷堆;冰淇淋变成了登山员小人艰难攀爬的雪山山脊……

两年时间,张翀(chong)从一个收集小人的爱好者,变成了一个改造小人模型的淘宝卖家。

跟真实的世界相比,张翀淘宝店里的所有房子、街道和人,都要缩小87倍。

改造微缩小人,让张翀常有一种置身小人国的奇幻感。“如果以小人儿为参照对象,咱们可都是外来闯入的巨人呢!”

微拍爱好者,用3万个2厘米高的小人,造了一座城

给三万个小人上色,刷坏几千把刷子

一下班,张翀就一头扎进了工作室。在他的工作室,有几千个身高2厘米的塑料小人,横七竖八地躺在工作台上等着他。

通常,张翀在这堆小人模型中,一坐就是四、五个小时。

他要做的,就是给这些塑料小人涂上颜料。用来涂颜料的刷子,只有2厘米长,刷毛的长度只有6毫米。“比女生用的眼线笔刷毛还要细短。”张翀用手比划着。

他把小人捏在拇指和食指中间,不断转动。在小人的衣服上涂颜色,给小人画上腰带、领带、纽扣,最后点唇、点睛。十多分钟,一个白描模型,变成了一个活灵活现的微缩小人。

最初开始尝试上色时,因为模型过小,张翀用一个镊子夹着模型来上颜料。但涂着涂着,拿镊子的手,就开始止不住地抖。后来他才反应过来,必须要用手指捏着小人,才会更稳。

两年的经验,张翀的手速逐渐快了起来,准确度也越来越高。他用来涂颜料的小刷子,已经被他刷坏了几千把。这几千把小刷子,一共帮他重塑了3万多个小人。

在淘宝店的下拉详情页里,张翀用微缩小人和道具,造了一座城市。

天马行空的奇幻世界

德国汉堡的微缩景观博物馆,是一个占地1300平方米的微缩景观,浓缩了全世界各国的景点和风光。

微拍爱好者,用3万个2厘米高的小人,造了一座城

在那个奇幻世界:火车在轨道上前进,城市里发生火灾了,远远就能看到小小的救护车,正往事发地飞驰。人们三五成群、以各种姿态聚集在街道上,有的在喝咖啡、有的在交谈着,也有人起了争执。举手投足之间,透露出不同的情绪。

这一切,都让张翀着迷。他忍不住,也开始用买回来的微缩小人,搭建场景。在这个迷你世界,张翀天马行空的想象都能得以实现。

丈夫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妻子,在一朵芍药花瓣上观赏美景。手掌般大小的绿叶和花瓣,此刻变成了老夫妻的天和地;

微拍爱好者,用3万个2厘米高的小人,造了一座城

年轻的母亲双手牵着正在学走路的儿子,站在飘在水中的荷叶上,瞬间有种误入藕花深处的慌乱感;

微拍爱好者,用3万个2厘米高的小人,造了一座城

穿着绿色连衣裙的年轻女孩,抱着一堆食物,站在白菜叶上,透过镜头,仿佛感觉到丰收的喜悦。

微拍爱好者,用3万个2厘米高的小人,造了一座城

改装中式“小人”

场景搭建得多了,渐渐地,张翀也陷入了苦恼。市面上的微缩模型品牌太少,而且都是欧美品牌。手头上现有的模型,并不够他继续搭建更有创意的场景。

“要买只能找代购或者托朋友从国外带。模型也都是根据西方人的外貌特征制作出来的,大多是留金发、着洋装,很少能买到有中式风格的小人。”

由于人物尺寸太小,品牌在生产时,会忽略他们外表颜色的丰富程度,所以很多小人,都是单色涂装。

于是,张翀开始尝试,自己用颜料给小人“换装”。开店前,张翀一共做了600多个小人。大多是从淘宝上淘到的白描小人。

他将一批穿着德国警察制服的小人,改成了中国解放军。将制服刷成鲜绿色,在肩膀上艰难地点刷上肩章。

微拍爱好者,用3万个2厘米高的小人,造了一座城

这些解放军小人模型,整齐地摆放在一起,旁边放上人民币和国旗,营造了一个国庆主题的微拍场景。

为了展示这些改造后的小人,张翀开了一家淘宝店,他想让其他的微拍爱好者,也能用上他改造的微缩小人。“国内玩微拍的人很多,但他们也缺少造型丰富的微缩小人。”

微拍爱好者,用3万个2厘米高的小人,造了一座城

这一年多,张翀的淘宝店聚集了一千多个微拍爱好者。

周家丽在北京的一家公司担任副总经理,同时,她也是一个深度微拍爱好者。周家丽的房间里,有一个特殊的柜子。里面放着的大几千个微缩小人。

为了微拍,周家丽曾经到过菲律宾,潜入的20米深的海底搭建景观。在珊瑚上、海底沙地上、贝壳里,留下了小人的身影。

这些微拍作品,成了她朋友圈发出的唯一内容。“每天坚持发一张微拍,已经坚持了3年多,积累发布了一千多张作品。”

这两年,周家丽能淘到的不一样的微缩小人,越来越少。去年的一天,周家丽从淘宝上,看到了张翀改造的小人。一个黑皮肤,带着黄色头巾,穿着浅绿色女佣服的非洲女佣;一个穿着西装西裤、松散着领带的黄头发外国人,和一个带着贝雷帽,穿着灰色上衣,黑色休闲裤的中年男子。

这些小人都被张翀重新上过色。周家丽没有见过比张翀更会“上色”的卖家。“越是小的模型,越讲究精细度。模型虽小,但在单反镜头下,细节会被放大。刷得不好的小人,拍出来也自然不好看。”

周家丽立刻买下了这几个自己从来没见过的微拍小人。此后,她便成了张翀的回头客。

欠的订单太多,他不得不停止接单一个月

张翀改造最成功的,还是一个身穿日本和服的小人。

刚买回来时,小人的衣服只有单调的颜色,全身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。张翀拿起小刷子,忙活了一个多小时,将和服的底色涂成了粉红色。还在裙身上点缀了许多淡蓝色、淡粉色的樱花。

“这是最满意的一次改造。”说起来,张翀还有些得意,他将和服成品摆上了店铺。“本来没打算卖掉,只想做展示。所以一个小人的标价68元。”

微拍爱好者,用3万个2厘米高的小人,造了一座城

通常,张翀自创一个小人,价格都在十几元到二十多元不等。没想到,这个标价68元的和服小人,上架没多久,就直接被一个消费者下了单。

有时,张翀也会将白描小人,刷成自己想要的模样。比如,一个站立的白描小人,张翀将它的全身涂成黄色的运动套装,穿着白色运动鞋,袖子上描一条黑线,发型画成西瓜头,明眼人一看,这不就是李小龙吗?

微拍爱好者,用3万个2厘米高的小人,造了一座城

会功夫的和尚,穿着长袍、背着剑、留着长发的江湖侠士,穿着航空服的宇航员,在张翀的店里也经常出现。这些白描小人在他的改造下,很多已经成了绝版。

因此,圈内的不少微拍爱好者,都会找上门来,问他某某款式是否还会接着做。

淘宝店的订单量越来越大,从最开始一个月的十几单,到如今每月几百单,而且每单都预定了好几个小人。

给小人上色,对张翀来说,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工作。有时候,张翀也觉得自己有些偏离了轨道。如今的张翀,已经腾不出空,自己设计微拍景观了。在通信行业工作的张翀,将大部分空余时间,都用在了改造小人上。但他一个人还是赶不上订单的下单速度。

张翀说,他常以巨人的身份穿梭在小人王国里,想象着它们的生活。在淘宝做微缩景观,使他跳出了“局中人”的视角。

2018年年底,张翀还欠着一个多月的订单没有发货。眼下,对张翀来说,赚钱只能排到第二位。他更看重的是改造好手里的每一个小人。它们的面容和姿态、命运和故事都掌握在他手中,他不得不慢下来,慎重下来,谦卑、敬畏地下每一笔颜色。

两个多月前,张翀在店里宣布,停止接单一个月,全副精神用来补齐手头上所欠的订单。

"微拍爱好者,用3万个2厘米高的小人,造了一座城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